icon
当前位置:

我为报道“问题少年”学校痛心(图)

  英思“问题少年”学校传来消息,南海教育部门认定其非法办学,工商部门计划吊销其执照。作为这组报道的笔者,我满是忧伤,似乎看到孩子们影单影只的背影。

  南海教育局称,正研究制定此类学校的准入标准及监管办法,具体办法将在制定完毕后公布,以后“问题少年”的教育和培养或寄望于政府购买的服务或社区服务。

  干我这行的美其名曰“时代的扒粪者”,粪扒出来了,有执法部门擦屁股,说明报道成功了,按这标准,我应该高兴。执法部门的快速反应实属难得,“研究”如同一盏明灯,能照个方圆百八十里路,却照不亮英思70余孩子的未来。

  “问题”少年学校如同一棵树,长歪了,直接砍掉肯定比纠正省事,但凡爱树者肯定不愿如此作为。

  搬出先贤的话就是,“多一所学校,就会少一座监狱”,在全社会暂时找不出合适方法去教育“问题”孩子时,能否慢点关学校?

  就事论事,如何对待“问题少年”学校呢?根据记者前期调查,问题少年群体庞大,有专家研究表明,单就网瘾这一项,10个佛山孩子中就有一个上网成瘾。这些孩子家里管不了,学校待不住,培训机构应运而生。到目前为止,国内尚无此类机构的准入体系,但其数量却如野草般生长,存在于一条灰色地带上,专业代购网站代购湾引领海外新纪元,有关部门要么不知,要么睁只眼闭只眼。

  暴力暴利如病菌传播,在媒体重新将其拉入社会视野时,这是各方重新审视思考问题的好时机!